• 浙江经济
  • 浙商观察
  • 浙商研究
  • 浙商人物
  • 特色小镇将如何带动升级版浙江经济?

    时间:2015年07月29日 信息来源:不详 点击:收藏此文 【字体:
    3年建百个特色小镇 助阵浙江产业经济升级

      早在去年,包括玉皇山南基金小镇、江南药镇在内,浙江首批入列的26个特色小镇已被列入重点培育名单。

      在浙江省长李强所作的2015年政府工作报告中,“特色小镇”作为关键词被提出:“以新理念、新机制、新载体推进产业集聚、产业创新和产业升级。”

      6月初,浙江省政府公布《关于加快特色小镇规划建设的指导意见》,也成为特色小镇建设的“路线图”。第一批浙江省省级特色小镇创建名单,全省10个设区市的37个小镇列入其中,杭州特色小镇最多,共9个。

      根据规划,将在产业上聚焦信息、环保、健康、旅游、时尚、金融、高端装备制造等浙江着力发展的七大产业,兼顾茶叶、丝绸、黄酒、中药、青瓷、木雕、根雕、石雕、文房等历史经典产业。

      浙江将在今年下半年,启动第二批特色小镇创建名单和培育名单筛选工作。根据规划,未来三年里浙江将重点培育100个特色小镇,累计可完成投资5000亿元以上,在加上各市、县层面开展的特色小镇建设,总投资额将更加巨大。

      浙商发展研究院院长王永昌表示,特色小镇是世界上多数发达国家经济布局、走势的普遍现象,对浙江发展也意义重大。

      “特色小镇将成为浙江新的经济业态、新的商业模式、新的创业模式,也是浙江经济发展的一个重大的新载体、新抓手,并完全有可能成为浙江经济转型升级、传统与新兴产业融合、新老浙商融合的一个新的方式、新亮点。”王永昌这样描绘特色小镇的作用。【详细】

    位于杭州余杭区仓前的互联网小镇,是首批浙江省级特色小镇中最受人瞩目的小镇之一。 宽进严出 “入学”容易“毕业”难

      特色小镇不是简单地做加法,不搞“产业园+风景区+博物馆或学校”式的“大拼盘”模式。用两个简单的词来概括特色小镇,就是“特而强”,但“小而美”。

      “特而强”,是指特色小镇将聚焦信息经济、环保、健康、旅游、时尚、金融、高端装备制造7大万亿产业,以及茶叶、丝绸等历史经典产业的一个方向,围绕单个产业来打造完整的产业生态圈,以此培育具有行业竞争力的“单打冠军”。

      “小而美”,则是指特色小镇求精不求大,规划面积一般在3平方公里左右,建设用地面积在1平方公里左右,一般特色小镇按3A景区的目标建设,旅游特色小镇按5A景区的标准建设。

      特色小镇的创建,“宽进严定”。这就像在国外名校读个研究生,往往是入学容易毕业难。

      浙江省发改委副主任翁建荣介绍,特色小镇创建不采用审批制,而是采用“宽进严定”的创建式方式推进。由省政府研究室提出初选名单,充分利用省政府研究室前期研究和摸底调研成果,由研究室从260多个各地上报的特色小镇创建申请中,筛选提出50个初选名单。

      最终确定的首批37个省级特色小镇创建对象,计划三年投资2400亿元,预计2017年可实现税收收入190亿元。如果这些小镇毕业的时候拿不到好成绩,一样拿不到省政府发的“奖学金”。

      入围后的特色小镇创建对象不能直接享受省里有关的支持政策,只有在年度考核合格或验收命名后,才能获得土地和财政方面的支持。

      土地方面,对如期完成年度规划目标任务的,省里按实际使用指标的50%或60%给予配套奖励。而3年内未达到规划目标任务的,还要加倍倒扣省奖励的用地指标。

      财政方面,特色小镇在创建期间及验收命名后,其规划空间范围内的新增财政收入上交省财政部分,前3年全额返还,后2年返还一半给当地财政。【详细】

    玉皇山南基金小镇已集聚了各类基金机构104家,包括敦和资产、赛伯乐投资、清科集团、联创投资等国内领先的机构,总管理资产规模超过500亿元。 新型城镇化视角下 特色小镇建设是必然选择

      浙江30年工业经济的发展特色,绕不过“块状经济”这个名词。

      同济大学教授诸大建认为,中国的城市发展有两种模式,一是以大城市为中心自上而下;二是小城镇自下而上逐渐成长,浙江是发展得比较好的典型,小城镇先是依托市场化的块状经济发展起来,然后与能极大的上位城市之间形成网络状的联系,成为大型城市区域的组成部分。

      小城镇的发展离不开产业集群的支撑,可以说,浙江的小城镇成长伴随了一个个乡镇特色产业集群的发展史,由于其类别丰富、动力充足、体系成熟,在规划领域历来成为全国学习的样本。然而,长期依赖资源要素投入,浙江经济的质量与速度早已受限,已经到了转型升级的关口。

      目前城镇化正处于加速发展阶段,以生态产业为核心形成的小城镇是新型城镇化的核心发展路径之一。

      在这个过程中,依据当地资源禀赋和独特发展规律,合理规划产业结构和产业布局,充分挖掘有比较优势的产业,以培育支柱产业为重点,发挥比较优势,明确发展方向,确定特色产业,着力形成“一镇一业、多业并举、特色明显、产业兴镇”的特色小城镇产业发展格局。

      近年来,浙江的开发区、工业园区、产业集聚区等产业平台如雨后春笋般崛起,小城市培育试点镇﹑省级市级中心镇﹑一般集镇等各类城镇载体更是不胜枚举。当特色产业与新型城镇化相碰撞,从以业兴城到以城兴业,一种既非行政区划的特质概念,也非园区概念的特色小镇也就此诞生。

      无疑,加快建设发展特色小镇,是浙江深化新型城镇化建设发展至今的时代必然。特色小镇不仅是新型城镇化的实践探索,也是新型城镇化发展的创新缩影。

    杭州塘栖在2011年开始实施浙江省小城市培育试点,以改革创新推进新型城镇化,促进小城镇与大中小城市协调发展。 他山之石:国内外特色小镇怎么造?

      达沃斯成为世界经济论坛的摇篮,格林威治集聚基金变身金融高地,瓦腾斯打磨出璀璨的施华洛世奇——那些蜚声全球的小镇,它们的发展经验能给浙江带来什么启示呢?

      拥有强大的地方自治权。首先是独立的财政权利。比如瑞士中小城镇的大部分收入来自居民和企业的税收,每个城镇可以设定各自的税率,吸引更多的居民和企业进驻。其次是总规划师制度。如德国所有中小城镇的地方政府管理机构都雇有专业城市设计师,负责指导当地的土地发展,颁发建筑许可,调解相关的法律纠纷,为当地发展寻求公众支持,参与区域规划战略,与市民沟通并了解其需要。

      专业化的产业集聚氛围。具有悠久的手工艺传统,对私营企业和个体经营的重视和支持,使这些企业各自活跃于地方、区域或全球市场。拥有合格的人才,注重对年轻技术人才的培养和素质的提升。较高的服务水平,由中小企业形成的互补、灵活、创新能力强的工业肌理以及自上而下与自下而上体制的互动和政治环境,使企业在全球化市场中凭借城市网络的聚集效应增强自身竞争力。

      重视与大城市的合作疏通。在“大都市化”历史背景之下,小城镇成为大都市区域和地方空间的交界点,扮演着“枢纽角色”,起到了“衔接功能”,让所有的地方都能和那些向世界经济开放的大都市相联系,故而国家的医疗政策、高等教育政策和交通政策都给予这些“中介城市”以极大关注。国家通过“城市契约”推动地方性项目的进程并促进了中小型城市的基础设施发展。

    法国维特雷在20 世纪 60 年代,由于受劳动力较廉价的发展中国家冲击,传统工业彻底垮掉,维特雷却依靠一些致力于奢侈品鞋业的家族企业惨淡经营维系生存。
    (作者:佚名 编辑:admin)

    我有话说

    Copyright 2006-2014 宜宾都市网 版权所有 浙ICP备15020428号-1
    宜宾都市网-宜宾本地视频新闻信息综合门户网站